月姬夫人

弟子規 聖人訓 首孝弟 次謹信
氾愛眾 而親仁 有餘力 則學文

芳華絶代百里香 芙蓉露面萬人留
靈幻山上停一看 此乃幻界艷姬也

情緒已經未平復,仲要見到依d消息,最𨶙憎d人只夠膽在網上裝強,出到黎現實又凹哂水,唔好咁低能啦,他們2人是怎樣又輪到其他人去評論的嗎?照照鏡啦,唔好活在自己既井底看世界,還在做毒O的你,我只會覺得你仲係小朋友,都唔識大既,呀,唔係,而家既小朋友聰明過你好多。我只係希望他們能夠好好生活,開開心心,唔好再有冇謂人打擾他們而已(唔識廣東話自己查,係呀,我係用粗口鬧你地班仆街呀,死快d啦,臭閪,冚家剷)

我等左一年,等到d咩?就係咁樣既消息?堅失望

W & W-3

*有雷,小心*

昨晚的業績很好,而且營業額亦十分可觀。點數完畢後已經下午二時,平常也應該會看到Dark Angel的出現,找尋他的點心零食,但居然時間到了也不見人影,堂島唯有看過究竟,自雄少的事到昨晚的表演,他也沒有真正地休息過,也害怕他會生病。敲門三次,也沒有人應門,難道真的病了?自己也未見他離開過房間,說句(失禮了)就直接用後備匙入房。

打開房門後,感到有點奇怪,雖然平常Dark Angel會點燃香薰,但現在的味覺不似平常,裝飾梳化的布也變得不整齊的,有一大半在地上,鋼琴椅亦被不整齊拉出,而且地上還留有。。。堂島心急的跑到床邊,顫抖的手慢慢拉開被子,堂島看到床上人兒的模樣,也不敢想像的用手蓋著口。

稍微的幫忙整理好睡衣及幫忙扶起往床頭背坐好,用手把凌亂的髮絲撥到耳後,再抹掉面上的淚痕,定定的看著面前那張呆滯及空炯炯的眼神。原本美麗靈動的大眼睛現在變成這樣無神的看著遠處。

堂島慢慢的在坐下來,但眼前人卻開始反抗,而且更說著「不好、不要碰我」等說話,堂島只能用力摟著。

「別怕,我是堂島,別嚇我,沒事的,發生了甚麼事?」

堂島當然心裏有數知道他遇到甚麼有些可怕的事,他痛心的拍撫著,等前人的情緒開始冷靜後,才慢慢的放開,再取了杯熱巧克力希望能稍為給放鬆心情。2人靜默了15分鐘,人兒眼神開始有點精神。堂島糾結著怎樣問及何事?但眼前人卻勉強笑道

「我沒事、沒問題的,休息一下就好。」簡單說句就想立即起床離開,但這刻堂島氣憤了拉著

「你已被人⋯⋯這也是沒事嗎?哪人所為?為什麼能闖進來?這樣也可以說沒事、沒問題嗎?究竟是誰人那麼膽量,對你下手?」

Dark Angel低頭苦笑,堂島知道他在痛苦掙扎著,但他怎樣也不肯說出來,堂島更加想抽那人出來解決。

「堂島,我始終是逃不掉的,就算我有多努力掙扎,也不能阻擋他對我⋯⋯堂島,請你別再問及此事,另外請幫我保密,請不要把事情張揚。我不要被其他人知道,請你⋯⋯」

說完勉強的起床走到浴室,堂島看著他的背影自責,居然有人可以那麼的隱密,能夠潛入店內做出此等惡行。但為什麼Dark Angel不肯供出對他強行無禮的人?堂島很不明白。

事情經過了數天,堂島也應Dark Angel的意思沒有提出來,但內心那種痛心又不能發洩,雖然台上的人仍然像沒事般嬌媚表演,但唯一知道內情的堂島更是痛心。

「似乎這幾天生意很不錯呢?今天我可早了些呢,今天我要點名Dark Angel服務我。」

陌生人士直接踏入,身穿黑色禮服,精緻的五官,美麗如王子的人直接點名。Dark Angel頓時一震立即離開舞台後直接回房,禮服人士嘴角上揚,立即跟著上去。堂島見狀也立即查看,雖然其他人有心阻止,但被堂島隔下。

門被鎖著打不開,堂島再用後備鎖匙開門,房內出現的光景令人不敢想像,Dark Angel被壓在床上,雙手被按實兩旁,不斷的搖頭,而將他壓在下身的是⋯⋯

「Death God的老闆,自稱為Death的男人,雄少的打手。」

堂島不理會前人是甚麼,直接跑去拉開Death,把Dark Angel護在身後,目怒兇光直視Death。但Death卻嘴角上揚。

「你膽敢阻礙自己的老闆及未來老闆的好事?他已經是我的人,而且又不是第一次,識時務的話就立即離開,繼續回去做你店長應有的責任。明白我說甚麼?」

堂島無懼的瞪著Death,想要保護Dark Angel的安全

「我只知道Dark Angel是我的店員,我也要保護他避免受到傷害,而且他是Watch,並不是Work,你應該更清楚,為什麼仍然這樣對待他?即是那晚闖入Dark Angel房間的人是你。原來是你傷害他。」

「那又如何?我是堂本光一,我的本名,我只是用正確的方法對待我的合法伴侶而已,不相信的話,你問問身後的『堂本剛』本人吧。」

說完坐在梳化撓起雙腿,嘴角上揚的看著眼前2人。

而堂島驚訝的向後看著已低頭的Dark Angel

「你就是堂本剛,就是那兩大堂本貴族之一的少爺?聽聞兩大家族本是天皇的左右手,但其中一邊突然被發現危害國家的罪行而被判刑,你就是?」

聽到這樣,堂本剛立即反駁

「父親沒有做過危害國家的事,他是被陷害的,是被怨枉的。當年父母親為保護我逃走才⋯⋯」說完就開始紅著眼

「別說廢話了,別妄想那個准一少爺會救到你,之前不能,現在更加不能。」光一定眼看著剛

「別傷害准一少爺,請你不要對他⋯⋯」堂本剛低頭,像是請求

「原來那個岡田准一對你來說那麼重要,你自己也清楚知道,他永遠也不能成為你的依靠,到死也不能。」

「所以才陷害我們嗎?當知道准一少爺準備對我父親提出婚姻時?先來陷害我們?」

堂本光一走到堂本剛面前拉起他,用力摟著纖腰拉近自己,但眼前人卻看著旁邊不正看堂本光一

「如果你父親肯接受我們聯親就不會發生事了,但偏不肯。你應該不知道?那時雄少已看上你,而且要想盡辦法迫你就範,我知道他對你癡心一片而且對你志在必得,但是我認為他痴痴的線。他自己才是做出危害國家的事,而你父親發現他的罪行,反被他陷害,誣告他,當我到達時,已見到奄奄一息的他,他那時才肯將你交托予我,所以我與你才是合法的伴侶,因為有父母之命,另外,你想再被其他人追捕?那些追捕者當中,那些人對你是怎樣的?你也很清楚,不是我救了你,你還可以在Death God清高的表演?」

堂本剛低頭及放軟了,他的確是欠了堂本光一那個債,被皇家追捕,還以爲是坐牢那麼簡單,但偏偏堂本剛就是遇到變態的追捕者,打算賣他到花街前先享用,幸好本身有少量功夫底子,所以才開脫得到及一直逃跑到堂島的店,而且當時堂本光一知道堂本剛有危險,所以暗中幫忙,更混入雄少之下,打算令雄少失去所有權力及收集證據,當然最重要的是要令岡田准一離開堂本剛。

「你現在那麼受歡迎,我不能容忍那些人看著你的眼神,那麼污衊、那麼猥瑣。」

「你根本與他們沒分別,居然強行對我⋯⋯」

未說完已經被封著口,到堂本剛差點不能透氣才放口。

「Tsuyoshi,我已經為你們平反了,雄少也即時被正法。你可以回家取回本來屬於自己的東西。」

「回家?堂本光一⋯⋯你?」

堂本剛很驚訝,但堂本光一突然溶雪笑著

「對,回去你在奈良的家。」

說完立即拉走堂本剛,臨離開前,背對著堂島笑道

「堂島,謝謝你這些年來,一直照顧著、保護著他,作為謝禮,此店送贈予你。因為這裡已不需要Dark Angel,你喜歡改店名也可以。保重。」

說完拉走堂本剛,留下發呆中的堂島,當2人的背影消失於眼前後,堂島嘆氣

「好吧,Death God要開店了,沒有了Dark Angel的Death God,突然寂寞了。不過,我卻見到Angel了,不再是Dark。」

堂島低頭一笑,靜靜的關上屬於Dark Angel的房間。

W & W -2

*有雷,小心*

准一伸出手打算拉起Dark Angel,但倔強的人只是微笑後自行起來坐在大床邊及呼出大氣,似乎剛才他很緊張,亦很感激准一的及時出現。否則落下來會發生甚麼事也不知道亦不敢去思索。

「幸好沒有其他人見到你剛才在床上及現在這個樣子,如果你肯,相信Top 1這個位置,非你莫屬,那當然說實話我並不想。」

面對如此說話,Dark Angel沒有任何動怒,只是柔和笑說

「我當然不肯,我不希望年中無休,我很喜歡現在的自由,雖然說白了也不見得是一件純樸工作。只是現在,我開始不知道如何回去面對工作,雄少的打手居然是Death God的老闆這事。」

「你也不知道麼?」准一擔心的問

Dark Angel搖頭,說真的,一直也只是堂島店長在打骰,老闆一直也沒有出現過,實話謊話根本沒有人知,或者他只是恐嚇而已自己而已。但現在這樣令雄少落面,不知道會怎樣對Death God了,這是令Dark Angel最擔心的。

「准一少爺,雄少他。。」

准一知道Dark Angel的擔心,他趕到過來時,見到雄少與其他手下在車外昏迷,心知Dark Angel有危險所以立即跑來。對於Dark Angel,他有很多不捨。

「准一少爺,別用那眼神看我吧,我受不起的。」

准一以朋友式拍拍Dark Angel肩膊

「我會等待,就算永遠不能成為你的依靠,我仍然會守候著你。你別拒絕我對你的關心就好。好了,我送你回去,雄少那邊不用擔心,我會處理的。」

感謝你,准一少爺。請別怪我只能給你笑容,我是Dark Angel,被神遺棄的人,幸福對我來說,由那時起,已經搖不可及。

回去Death God 的路上,2人也沒有多說話,靜默對2人來說也不是壞事,大家心照不宣好了。當踏進店內時,杰西第一個奔向Dark Angel,而其他人也相繼問候擔心,Top 1更加檢查是否受到傷害,當然有些傷害是不敢問。但仍然擔心著,對於像家人的大家,Dark Angel微笑地回應。

「感謝大家,我沒有事,所以不用擔心。我有些累了,我先上去休息了。」

說好徑自回到自己的休息室,在Death God 內,有間豪華房間是Dark Angel的專屬私人房間,內裡有結他,鋼琴等。。供Dark Angel作曲休息。堂島見狀,識時務疏散眾人,而且答應詢問後再告知眾人。對於這個店內之寶以及業界之冠,眾人也寵著他愛護著他,不希望他會受到任何傷害,結果這個雄少一上場就立即來想傷害他,令眾人憤恨。

堂島踏到房門前,忐忑著敲門,房門打開後,見Dark Angel已梳洗完畢,堂島走到梳化坐下來,定定看著。被看者有些疑惑,微笑側頭及弄著頭髮地看著堂島,堂島鼓起勇氣問

「Dark Angel,就實話,雄少有沒有強行傷害你?有的話要實說,我們店內所有人一定不畏強權一起對付他,要他承受傷害你的代價。」

堂島氣的緊握拳頭,Dark Angel會心微笑。

「雄少沒有對我做過任何事,因為被打昏了。」

Dark Angel 將經過陳述,堂島一直點頭回應,以往一直也只是用視頻,而且是暗黑看不清樣子而溝通的老闆,原來是雄少的打手,事情十分複雜,而令堂島不明白的是,為什麼老闆要這樣子出現,而且更要做雄少的打手?但很清楚明白一件事,老闆對Dark Angel的執念是強勢到那地步,似乎知道雄少一接手准一少爺的盤地時,一定會對Dark Angel下手,結果就以這形式出現。

「Dark Angel,似乎老闆對你。。。所以你才可以成為Watch,不會受到其他人的觸碰。」

堂島語重心長地道,更拍拍他肩膊,Dark Angel明白堂島的說話

「我知道,他說過我是他的人,名義上是的,因為我是他店的員工。那麼我違約與不違約根本沒分別。」

堂島知道死約的事,但並不知道如何能遺約,當初那麼清純的少年,經過歲月的洗禮,變成現在那麼媚惑的Dark Angel,已經知道老闆的心思與計劃,根本老闆一開始已經看上Dark Angel,這麼多年來只是精心培養著這個人,多麼重心機的計劃通呀。

Dark Angel 沉默不說話,看著窗外,想著自己踏入這店開始到現在的情形,當初自己在店外昏倒,是堂島店長的幫忙收留自己,而且更可以選擇做Watch,而不用做Work,所以也沒有疑惑地簽訂了工作合同,雖然堂島也要我想清楚才署名,但已走投無路的自己已沒有選擇的權利,合約是為死約,需住在店內留守,但可以用自己方法取悅客人來獲取可觀報酬。初次登場時,客人對自己是處於Watch 的狀態。不能Work只能Watch的確很難令人為自己洒金錢。所以,自己要變得媚態一些,而且更要比Top 1更媚,自此,客人們對上自己在音樂表演時的色氣,及與平常冷漠的態度為此心癢。

想擁有而不能擁有的感覺,一定會想盡辦法的取悅自己,希望得到自己,客人是很喜歡這樣想要亦得不到的感覺。所以,每次表演也要令客人煥然一新,才會有新鮮感。

堂島見Dark Angel沉思,拍拍他膊頭

「我也很擔心你,你老實跟我說,我想知道,如果你遺約會怎樣?」

Dark Angel定定的看著堂島,慢慢的說

「當初,你給我簽定合約後的那晚,我就收到一信暱名視訊,但畫面全沙沒有影像,聲音也是電腦效果,他說如果遺約可以,但會立即消失於此業之間,而且我必須奉獻於他,而且更不會再幫助阻擋當初迫我走投無路的人。」

「迫你走投無路的人?那時昏倒了的時候,的確有一班人想拉走你,我動用了很多人才可以救你。」

Dark Angel很感激堂島的幫忙,因為他對第一次見的陌生人也這樣救。但堂島卻說,因為他收到老闆通知,要救下一個被追捕的人,那個人一定是面前的人。

「你是否認識老闆?」堂島疑問

「從未見過這個人,而且他也知道我被追捕,肯定有甚麼原因。」Dark Angel開始擔心是否被踏入另一個不能掙脫的陷阱之中。

堂島從未見過Dark Angel這樣迷茫,也嘆氣道

「別那麼擔心,反正你現在也不是完整的回來了嗎?而且你沒想要遺約,那也不用擔心甚麼。而且老闆做打手也是不能隨便過來,你就安心一下,先休息,明天就⋯⋯」

「我仍然會表演的,我要忠於自己。」

堂島雖擔心,但也只能隨他,那麼令人痛心的人,當年他受過甚麼傷害呢?要被追捕到寧可在牛郎店簽死約,萬一不能成為Watch ,下場要承受的會更多,即是老闆一心要護著Dark Angel,所以才讓他成為唯一的Watch 嗎?真心不解。

次日,晚上的Death God仍然很旺場,但很奇怪,差不多每枱客人也會開香檳塔,雖然客人大多有錢有勢之人,但這樣也不是太奇怪嗎?直到店的台柱- Dark Angel的登場,美麗的手拍彈著手上的結他,穿著背心外套,貼身長褲,腰間那塊布若隱若現的遮蓋著下身與大腿之間,加上添置了少許飄搖的飾物,令Dark Angel更添新鮮媚態,眼尾塗上少許眼影,加上那種懶洋洋的風情,合上眼再慢慢睜開眼睛的一剎那,簡直要取性命一樣的銷魂,枱下的色眯眯人士又因爲眼前人而抬頭了,應該當晚負責服務他的牛郎又辛苦多了。但因為Dark Angel的關係,所以令在場牛郎更容易推銷更貴的洒品,因為越闊綽的貴客,Dark Angel亦會給予適量的飯撒的。即使被Dark Angel 普通注視也能令客人開心上半天。

因此,牛郎們會很爭取在Dark Angel表演期間去接待客人,因為一定令自己的業績收入上漲數倍。當表演結束後,在Dark Angel上樓梯回去房間一剎那,一男人取著2杯飲料,更將一杯遞到Dark Angel面前,但因為洒量不好,所以一向不沾洒的人想推卻。但被說道

「Dark Angel ,別推卻了,只是雜果賓治而已,我也不會令你的美麗聲音給傷害的。」

接過飲料,Dark Angel無奈也要飲下,幸好表演完畢,可以直接梳洗休息,所以直接乾下,還回空杯子,微笑點頭後直接上樓梯回去休息。所以他看不到此人那嘴角上揚的弧度那個大。

表演完後到梳洗完畢,已經是凌晨四時,在風乾頭髮起來一剎,Dark Angel感到天旋地轉及無力感,所以直接上床睡去。在差不多熟睡一剎,Dark Angel感到床上很奇怪,慢慢睜開眼睛,面前出現.....

「這樣放任著你真的很危險呢,那班色老頭注視著你已令我越來越不高興了,你本來就是我的,我還是直接鎖著你好些,我美麗的Dark Angel。」

雙眼睜大的看著用雙手圍著自己的人,不敢相信的看著,但身體不知怎的發不出力,連說話都很累。

「Death ⋯⋯你為什麼⋯⋯?」

Death 嘴角上揚,撫著Dark Angel的面龐。

「有少許酒精及少許麻藥的雜果賓治不會立即出現副作用的,是要慢慢的發出來的,你現在知道為什麼要把這房間隔音?而且床也是King Size 的?就是因為方便嘛。任何人也想要得到的Dark Angel,我不會給其他人機會的。」說完向著水嫩的嘴唇印上去,床上之人雙眼睜得更大。

W & W-1

有雷,小心**

W & W......冠其名為Work & Watch

位於東京都的夜市中,有一條街道,燈光不多,但有特別之處,就是看上去,街道上發著紫色的燈光,與黃色街燈相映著,令人有種被吸引而想進去的謎樣感覺。

的確,每一個在內裡走出來的人都會有無比的滿足感,而且更是男人居多。

『 Death God 』- 正正坐落這條街中,是一間牛郎店,但價格卻比一般牛郎店貴及有性格,因為所有的服務人員也如同虛幻般,美麗得難以形容,就算找最普通的牛郎陪伴傾訴及品酒,也得放下一筆可觀的數字,更別說是店內的Top 1,並不是有錢就能請出來,是需要Top 1的首肯才成。當然想成為『Death God』的Top 1-Fallen Angel,難度比成為古時的花魁更難。不止要有絕色的容顏,功夫、其他技巧及交際手腕更要一流,經過考核,而且亦要眾牛郎及眾客人的選票出來。

基於這些原因,很多有財有勢的有力人士都會大洒金錢而進入這個謎樣的世界,人人也形容此處為黑暗妖精的盤地。而收入豐厚的店,黑道自然會收取更高的利潤,但因為店長會定期交出可觀的費用,所以黑道大哥也不會攪事及難為他們,因此,他們一直都風平浪靜。

不過,這只是另一黑道大老大來之前的情形。。。

這晚,店長堂島與平常一樣地開店及經營,直到凌晨四時,見習牛郎一邊大叫「堂島店長」,一邊急步跑進經理房,堂島仍然整理文件,沒有抬頭。

「有那麼大的事嗎?要這樣急促的跑進來,禮儀完全沒有了,你那麼想成為不合格的員工而遭受辭退嗎?杰西。」

杰西仍然上氣不接下氣的說著

「黑...黑道大哥要收利是了。而且還要我們所有,是所有牛郎出來給他選擇。而且Top 1 更加要出來。」

聽罷,堂島也疑惑的抬頭

「甚麼?昨天已付上了。沒有被呈上嗎?我下去看看。你別那麼大聲驚動。」

說完,堂島鎮定地落下樓梯,向坐在店內中央位置的人物走過去。

「准一哥,有甚麼...咦?不是准一哥?」

人物轉過頭來冷笑

「准一那小子已被調回正宮啦,所以他老爸才讓我過來。初次見面,我叫真實內志雄,,叫我雄少就可以,准一的義哥,別說無謂的話,來,叫你所有服務員下來給本少爺服務,我不介意被幾個同時一起服侍。」

堂島知道眼前人並非善男信女,他沒有准一哥的君子,一看就知道是沒甚麼禮義的人,說白些,就是粗人粗語偽斯文。若自家服務生被他玩樂,肯定受罪。

「怎樣呀?本少爺的說話不夠用。還是要我自己上去?」

在此時,雄少跟身旁一位黑西裝男人密聊,說完邪念一笑

堂島沒辦法,只能跟隨,利用無線耳機將牛郎們叫下來,在弧形樓梯上排列待雄少選擇,各人也心裡有數,知道被選中的下場不是太好,可能需要休假休養。

期間,也有幾位牛郎為搏雄少看上自己,令自己身價上升而主動跟他互動,陪飲酒、給撫摸。。。

「雄少,別動怒,我們的Top們已慢慢出來的,這之前,也請先摸摸我,我求撫慰。」

雄少因爲有美男先陪所以暫時消消火,此時,牛郎也慢慢出來及向樓梯走落,在樓梯頂上第一位就是Top 1 - - Fallen Angel,堂島其實希望可以他能免疫。但最妖豔的人一看向,雄少某部位也立即現形,抬頭見人了。

此時杰西是最下層的見習生,雄少眼刀一掃,要求杰西作為雜服供他作跑腿。雄少來回掃眾人,突然發惡。。。

「那麼想這裡被破壞嗎?聽不明白我的說話?還是想玩弄我?」

堂島此時開始冒汗,不知雄少為什麼這樣說話,正當想問之際,雄少再道

「本少爺說最後一次,將你所有服務生叫下來。聽到沒有?」

「雄少,此處已經齊....」

雄少將他手中企腳玻璃杯掉到堂島旁的牆上,明顯故意不中堂島的頭,此舉堂島也心知不妙。

「Dark Angel ,他在哪兒?」

雄少那邪笑得更深,說完舌尖也露出,簡直猥瑣。

此時,堂島明白雄少的意思與目的了,他壓根是專程過來攪事,而且是為目標而來。而他的目標,正正就是店內之寶,行內之冠。而雄少目標已落在Dark Angel身上,堂島更加會保護到底。

「雄少,Dark Angel 他今天不是on duty ,現正在休息,而且,你應該知道他並不是...」

「多少錢也付,我知道他是Watch,不是Work。那又如何,在牛郎店扮清高?你不肯叫他出來嗎?我自己也已經命人抓他出來。」

堂島未來得及反應,已見一黑衣人架著一男人出來,那人過肩的微卷長髮遮蓋著少許面容,另一邊露出耳朵,身穿黑銀色長褸,背後印有一個大十字架圖案,貼身長衫及長裙般的下身,手指甲塗上黑色指甲油,雙手被反扣著,那人被強迫帶到雄少面前。雄少見狀,自己身下那某部位更加出眾,抬起長髮男人的下巴。男人因爲身高不及雄少,只能以上目線冷冷看著雄少。一眼萬年就是這樣。

「難怪准一那小子那麼迷戀你,保護你那麼多年,我要你現在就跟了我,我說過,我要的無論用什麼方法也要得到手,Dark Angel,對於你,我志在必得的,你放心,你要的任何東西,我都可以給你,包括權力與金錢。」

長髮男人無動於衷,只給予能力範圍的一笑及甩開在自己下巴的手

「雄少,謝謝你的好意,本人身份不足以高攀少爺,若少爺要求本人的音樂表演,本人一定盡力做好,但其他的事,請恕本人做不到,我只是金魚,只可以Watch,並不是木魚,可以Work。請你明白這一點。」

雄少怎會善罷甘休,想強行帶走長髮男人,但男人一個反手脫離被架住的束縛,打算轉身離去時,一把手槍就在腦後,而其他黑衣人更舉槍對著店內所有人,這舉動令長髮男人頓時停下,不敢有任何舉動,因為他知道他們絕對會開槍傷害其他人。他不能因為自己而令任何人受到傷害。

雄少知道男人的不敢而停下,雄少嘴脣微微向上,右手放在長髮男人的腰間,用力的拉近自己,左手輕輕提起頭髮,用力嗅著那獨特又迷人的香氣。更誘惑的在耳邊道:

「這裡沒有你選擇的權利,跟我走吧,Dark Angel...」

說完就拉走長髮男人,其他黑衣人在看見男人在雄少車上被帶走後才放下槍離開,堂島見狀,也不得不立刻致電給准一,希望他能趕到保護Dark Angel的平安。

>>分隔線<<

在業界中最頂尖的牛郎店- - 『Death God』的天台層,一個黑色的優美背影,晚風吹起閃亮的黑絲,人兒將之撫到耳後,靜靜的看向漆黑的夜空,長長的睫毛在夜燈下照出倒影。雙眼像想看到這世界的盡頭般望向遠處

「你不應該在此地方逗留的,此處並不適合你,容我再問,你能答應我嗎?我希望保護你。」

黑色身影聞聲向後看,露出微笑,這一笑令人不能忘懷。美麗又清澈的笑容,是在牛郎店裏找不到亦不會出現的唯一的笑容,就是這個笑容令准一著迷。

「准一少爺,我這個已墮落的人,只有這裡適合我而已,而且,我已經離不開此處,當時我因爲某理由在此簽的是死約,沒辦法走的了,如果強硬要走,不是不能,而是代價我不能承諾。所以,我注定不能成為你的米加勒的人,但你放心,我不會成為別人的玩物,我只會忠於自己,不會成為Fallen Angel的。」

如此標緻的人,要在這個黑暗夜世界中要明哲保身是很困難的,在這五光十色、金錢慾望的環境下,很多人也甘願墮落。但唯獨此男人那麼脫俗,客人只能對他觀賞,並不能有任何接觸。

當然,覬覦他的人不計其數,亦有很多有財有勢的人對他軟硬兼施也不能令他有所回應。最後他被業界冠名為只能觀賞而不能接觸的『Dark Angel』,而且可以並不列入牛郎之列。

『我保証,只要有我一天,我不會讓任何人對你無禮,你儘管放心專注你最愛的音樂。』

對於那麼包容自己的黑道少主- -准一少爺,以笑容回報是最適合的。

『我也要準備表演了,時間許可的話,請留下觀賞。』男人說完徑自離開

「表演時才會出現的魅態,與平常清澈的態度,的確是很誘惑人的妖精與天使。你內心在想甚麼呢?令人捉摸不透。又有哪人可以與你同步下去呢?」

——分隔線——

雄少將長髮男人帶到半山的別墅,為了他不能逃走,車門是只能外面打開的款式,雖然整個車程,雄少也不斷向男人投以愛慕之情及觸摸頭髮,但男人也只顧向窗外望,一點也不願意回應。當打開車門時,長髮男人籍由空隙打走兩個挾持自己的黑衣人,另外更乘機推倒雄少再外鎖車門。長髮男人看著車內的雄少,雖然對方目露不滿,長髮男人報以微笑,叉著腰道

『雄少,我說過不是Work,基本的防禦術我也略知一二,如果你喜歡我的音樂表演,我樂意為你演唱,但其他的事,請恕我未能回應你的厚愛。』

說完,男人突然回頭,但未已卻被反扣雙手於後而無法動彈,長髮男人驚訝的向後仰望看著這位突然出現的英俊得過份的黑禮服人士。

『別驚訝,我只是個普通打手而已。如此標緻的人也懂得防禦術,真令我大開眼界。雄少,我先帶他上頂層。』

說完就架著長髮男人直上別墅,雖然對方仍然出現反抗,但無奈是不能掙脫出來,每走一步,長髮男人的面容越難看,應該還在想怎樣才能逃離現場。雄少被困在車上等待其他手下由車內解放自己,面上露出難看的笑容

『Dark Angel,我今晚絕對要好好調教你。如此標緻的人,站於男女性別之間的美感,馴服到你的話,我就很出名了。如此美麗又高傲的人。』

黑禮服人士到達頂樓的最豪華房間,走到接近King Size的床邊,緩緩的把男人放下,再把他向前推進,男人失衡跌在床上。

「你那麼嬌小,一會兒雄少定會傷害到你,為什麼這樣的你會出現這個龍蛇混雜的地方?」

男人有點錯愕的看向禮服人士,稍微定好身子,但仍然半躺著

「又是這翻說話。雄少的打手也需要知道這些原因嗎?你只要把我這個人束縛好,送到主人面前就好,不是嗎?」

黑禮服人士嘴角微微向上,對男人產生了興趣,頓時跪在床上,把男人圍在身下,但男人冷漠的向上看著禮服人士,對方似乎笑意更深,右手抬著男人下巴。

「已經沒落了的貴族少爺,居然要淪落到牛郎店工作,似乎不是太好吧,讓這麼高貴的靈魂隨便給任何人去觀賞?」

男人本來的大眼睛被他的話引發得更大,索性不理他低頭想辦法離開。禮服人士似乎知道眼前人的想法,不想讓他離開,這個念頭越來越強烈。下一刻,男人低著頭開口道,語氣似乎比剛才軟下來,似乎他的過去並不想任何人知的

「連這些也查得出來?雄少有必要這樣嗎?這是想讓我難堪?還是要我屈服?」

禮服人嘴巴微微向上,似乎找到這個倔強的人的弱點。再次抬起男人的下巴。

「雄少並不知道你。這只是我個人對你的興趣而查出來的,雄少那麼粗俗,怎配擁有你?他只是我引領你過來的一粿棋子而已。」

「你⋯⋯?」

男人似乎有點感覺混亂及不安,眼前人怎樣也不像喜歡男人,更不要說會上男人的人,他不會真的看上自己吧?感覺此人比雄少更難對付,禮服人對上這麼靈動的雙眼,其實身體早已有點感覺,自己會對男人動心,不會吧,或者說,若真的完全男人的感覺一定沒有興趣,只是眼前人太重中性的感覺,可以說比女人更令人心動。那水嫩的嘴脣,水汪汪的大眼睛,標緻的樣貌。。。突然太多美好在眼前男人身上出現,稍微向下一壓,男人已被躺平床上,散開的頭髮更令人振奮。突然,男人雙手抓著禮服人衣領,以極度色氣柔道

「別對我有任何舉動喲,否則你的重要同胞絕對不會好過。」

原來男人的膝蓋已差不多貼近禮服人那抬頭了的下身,差一點就能直接攻擊。

「你這是玩火自焚呀,Dark Angel。」

「我只是自保而已,我說過任何人也不能觸碰我,但你已經觸碰過我,我不保證你不會對我有下一步。」

「你真聰明,我很喜歡。」

「喜歡我的音樂的話,我會高興一點。」

此時,門突然被打開,原來准一已趕到,他快速的跑到Dark Angel身旁,推開禮服人站在Dark Angel前面作保護。

「雄少的番犬,你在做甚麼?」准一凶狠的說

禮服人微笑離開,離開前,眼神注視著Dark Angel。

「Dark Angel ,忘了告訴你,我叫Death ,是Death God的老闆,即是說,你由始至終都是我的人,早晚都要聽我的,你的倔強只是時間上的問題而已。」說完徑自離開,留下錯愕的2人

「胡說吧?」准一道

「怎會?」Dark Angel 道

激到火都黎

真係激到我火都黎。
我相信世界上有言靈的,請不要再傷害他們倆了,請真心祝福他們一切安好,不要再那麼幼稚,不要還要像小朋友一樣,排擠另一個!這不是一個好的行為,這樣做的人,我只是真心覺得『你好低能 / 你好智障』,或者你在現實中是被欺凌者,所以才這樣分化才能取回自己的平衡,那麼,你好可憐。因為這是有報應的。所謂『若然未報,只是時辰未到而已。』好自為之吧!

剛剛睇完碟1,つよ真的真的很吸引,雖然在現場,但碟中看到其他當時看不到的地方。很感動😭KinKi Kids Forever 😍つよ要復完,光一也要健康🙏🏻🙏🏻🙏🏻🙏🏻買碟計銷量,我只能這樣支持🙏🏻🙏🏻🙏🏻

祝願小天使つよ快些復原,身體健康,開心過每一天,與光一友誼長存!🙏🏻🙏🏻🙏🏻🙏🏻🙏🏻

文章糾結-想通

糾結了一晚,還是以初衷人設去完成整篇文章,這樣才是專重看文章的人及寫文的自己🏻打擾大家了🏻🏻🏻